首页 文案列表 纪录片解说词 历史纪录片 纪录片《守庙人》解说词

纪录片《守庙人》解说词

文案配音员:XN015
历史纪录片 23155 分享

守 庙 人   文/周凌云


乐平里屈原庙里住着两个人:一个是屈原,另一个是徐正端。

  徐正端已经89岁了,精神气韵不如往年。走路蹒跚,说话气喘,眼睛暗淡无光,脸上的老年斑又添了三块。高血压、糖尿病严重了。

  徐正端守义务守屈原庙,已经29年。

  屈原,挺立在大堂之上。徐正端,住在大堂之下右侧的一间小厢房里。小厢房一面的窗户开向东方,伏虎山全景和太阳的温暖都可以投进来。每天早晨当浓浓的草莓汁一样的太阳从窗格子里钻进来的时候,他起床洗脸,走进天井,数一阵空中飘浮的浪漫彩云,然后打开大厅的门锁,他在诗人的面前,虔诚地点燃一炷香,让这炷香梦幻般悠悠地袅起一缕一缕的诗意之后,便轻拂慢抹,用温暖的孝心擦拭屈原皮肤上的微尘。

  他静静地为屈原除尘,默默地在诗祖屈原面前诵吟《离骚》,这是徐正端最幸福的时刻。

  除了为屈原除尘,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:

  他把庙内庙外打扫得干干净净,腾出干净的地方让宾客坐下。

  他在屈原庙培植橘树。屈原写过一首诗叫《橘颂》,歌颂家乡的橘,“后皇嘉树,橘来服兮……”这是屈原高洁品质写照,不能对橘树马虎,要用尽心思去剪枝、去施肥、去呵护它累累的果实,让橘树的根深深扎进诗的沃土。

  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联络骚坛诗友。想念哪位诗友了,就写一首七律或绝句或骚体诗,表达想念之情,送给友人。诗友的和诗,耐心玩味,珍藏起来,用毛笔又誊写一遍,编入诗丛。屈原庙是骚坛的笔会中心,他则是骚坛诗友的轴心,一切联络都自老人始,也自老人终。

  他也接待三三两两的游客,殷勤讲述屈原的诗篇和事迹。曾经来了一位博士,和徐老谈论“屈原否定论”,一时徐正端勃然变色,屈原就出生在我们村里啊,怎么可以否定?博士没想到徐正端反应是这样激烈,竟然义愤填膺,顿时噤若寒蝉,再不理论。徐正端是屈原庙里的守护神,是屈原最忠诚的卫士。他不能让任何人否定屈原。

  徐正端说话刚直,不转弯,不藏着掖着。看不惯的事,总要说,也要管一管。这脾气坏了他的一生,也成全了他的一生。

  他原本在新滩南岸的一所学校教书,因仰慕屈原曾去九畹溪办过学堂育过人才,遂要求调到九畹溪小学去教书。追寻屈原的足迹,教书育人,种兰育蕙,亦步亦趋。

  一九五八年,天下烟雾朦胧,在一个把右派指标分到单位的年月,因说话耿直,徐正端遭遇厄运,遭遇到子虚乌有的栽赃陷害。从此,徐正端走上了二十一年的牢狱生涯。人生宝贵的年华,就这样丢去了一大截。

  在沙洋劳改农场的二十一年,其间的辛酸苦楚,一直是徐正端的人生之痛——母亲因思儿心切,捧着他的照片含泪离开了人世;父亲哭瞎了双眼,一路舟车,摸索几百里到劳改农场,父子团聚仅仅七天,便死在劳改农场;释放后为了带回父亲的骨殖,他一天又一天并不离开,和农场领导多次理论与求情;落实平反昭雪的政策又受到各种预想不到的阻挠……

  面对这一切的变故,他选择了谅解。他最终带回了父亲的骨殖,安埋在老家乐平里……

  经过拨乱反正,徐正端恢复了自由身。出狱后,教了几年书,退休了。

  退休后他就直接搬进屈原庙。他觉得自己和屈原是共同的命运。迫害。流浪。过着非人的生活。写诗。写心中的不平。

  他支了一张铺,立了一个灶,带了一柜子书,安安静静住下来。

  一个鲜活的人住进来,冷清、空洞的屈原庙活泛起来,屈原塑像生动起来,庙堂内外空灵起来。庙门开关的声响传到村头了,鸡叫一样嘹亮。一个人物的活动是能带动一切的。庙外也进入了四季的正轨,花草该枯时枯,该荣时荣,树木该零落时零落,该繁茂时繁茂。有人能看管这些花红柳绿,收拾残枝败叶,是不一样的。人给这些生命带来更加旺盛的活力。

  他还着手默默做了一件事情。先花几个月的光阴,用楷书将屈原的二十五首诗书写下来,然后花掉了多年的积蓄,请人在外县拖回一车石料,用半年的时间请匠人们铭刻,打成一块块石碑,将诗碑镶嵌在屈原庙的大堂,还买回一块块大玻璃将这些碑罩住,让诗碑永远陪伴着诗人。

  碑林环绕着屈原塑像,就像忠实的守护者。屈原低头沉吟,迎风徐步。这些碑林就像书简,屈原可以一一翻开。千古诗篇焕发出光辉。屈原庙顿时变得阔大而充盈起来。实际上,徐正端把钱看得重,儿子曾向他借钱,没过几天,就要回来了。把钱用在想用的地方,才对。钱花在庙里,不心疼,借出去,不放心。徐正端完成了这桩大事,感觉像完成了整个人生。

  徐正端永远不忘一年中的两个日期,一是正月初七屈原的生日,再就是五月初五屈原的忌日。正月初七,徐正端总要买来一挂鞭炮,庙里放上一阵子,在屈原的生日里与屈原共度良宵。屈原的生日乐平里的人记得,他记得。

  五月初五端午节,是屈原投江殉难的